「李仲轩老人形意述真合集」精校本

整理全文包括李仲轩老前辈生前所发表的全部 24 篇文章和在李老去世后才得以发表的遗作五 篇,以及唐家后人的一篇《唐传形意八卦掌》,总计30 篇。江苏11选5_[官网首页]分为尚式形意、唐传形意、薛颠象 形术和李仲轩前辈遗作、形意拳相关文章四部分。中士弓对全文进行了精校。 127.尚式形意拳的形与意 168.尚云祥说“虎豹雷音” 19二、唐传形意 229.唐传形意渊源谈 2210.唐传形意劈钻二法 2511.唐维禄说打法 2712.唐传形意拳八卦掌 3013.“一个头”见薛颠 3014.象形术渊源谈 3515.追忆“象形术” 3816.象形术提要 4117.象形术飞摇二法 5121.读者来信与回答 5422.从薛颠的点穴术谈起 65四、李仲轩前辈遗作 6826.闭五行与六部剑 6827.形意拳还有秘诀 7028.形意拳「入象」说 7229.追忆李仲轩 7430.李仲轩说剑法 一、尚式形意1.夜练形意 今年86 岁的李仲轩老人是形意拳名家尚云祥晚年所收弟子。尚云祥的拳法被后人称为尚式 形意,其宗旨是以拳法为修养。曾有一个徒弟难以克服比武时的心神慌乱,听到佛法中有―定力” 之说,就向尚云祥问起,尚云祥说:―定力就是修养。”解释练武先要神闲气定,能够心安,智 慧自然升起,练拳贵在一个―灵”字,拳要越来越灵,心也要越来越灵。江苏11选5_[官网首页]练功时不能有一丝的杀 气,搏击的技能是临敌时自然勃发,造作杀心去练拳,人容易陷于愚昧。李仲轩在拜师尚云祥 前,跟随尚云祥的师弟唐维禄学拳,唐维禄文化程度不高,人却很文雅,平时总是懒洋洋的, 拿着个茶壶一遛达能遛达一天,性子非常温和。他教拳遵循古法,要在没人的地方教,树林里 都不行,必须周围有墙,完全与外界隔离,不准第三双眼看。这么一个没人的院子,不太好找, 李仲轩想了半天觉得只有家族的祠堂合适,平时无人去,便在祠堂里学拳。有一段时间,师徒 两人吃住都在祠堂。练的时候只能一人,连师傅也不能看的,有疑问了,才演示给师傅求指点, 而且只许在晚上练。唐维禄说:“想在人前逞能,得在旮旯受罪。” 后来唐维禄以前的徒弟总到祠堂来,李仲轩的家人便有了意见,唐维禄就不再来了,唐维 禄家在农村,离宁河镇有段距离,李仲轩便总是赶到唐维禄家学,有时十来里路一会儿便走到 了,而且人越来越精神,觉得没走够。江苏11选5_[官网首页]他把这种感受对唐维禄讲了,唐维禄说:―形意拳又叫行 意拳,有个行字,功夫正在两条腿上。”然后给李仲轩讲了个故事。唐维禄的师傅是李存义,李 存义当国术馆馆长时,一天有个人背着口大铁锅来了,将锅往地上—放,跳到锅沿上打了套拳, 可想其换步该有多快,腿功了得。他表演完后对李存义说:―不知李馆长能不能做到?”李存义 说:―此种技能接近杂技,得专门练,你的腿功如果真好,跟我比比赛跑怎样?‖两人说好,相 隔两丈远,一喊开始,那人就跑,如果跑出十步李存义仍未追上,就算李输了。不料那人一起 步,就被李存义推倒,好像俩人紧挨着似的,连续几次都是如此,最终那人背着铁锅羞愧地走 了。江苏11选5_[官网首页]此人没留下姓名,三十几岁,被国术馆学员们称为―老小伙子”——有了这件事,国术馆学 员们知道了形意拳腿功厉害,就肯老老实实站桩了。唐维禄说:―你走远路来学拳,走路也是练 功夫。‖李仲轩来得就更频繁了,即便有时唐维禄不教什么,也觉得来回走一趟,很是舒服。有 时在宁河镇里突然就碰上唐维禄,原来是唐维禄来教徒弟了,两人在大街上边走边聊,聊几句 唐维禄就回去了,十几里路跟邻居串门一般。江苏11选5_[官网首页] 李仲轩拜师尚云祥后,询问尚云祥:―唐老师只让我一个人练,不能让人看见,说是古法,这是什么道理?尚云祥回答:―没什么道理,不搞得规矩大点,你们这帮小年轻人就不好好学了。” 年轻人喜好神秘,李仲轩也觉得这么练形意拳跟瞎子走路一样,不在拳腿,而在全身,晚上更 能体会这味道。江苏11选5_[官网首页]一次尚云祥带着李仲轩去访一个开武馆的朋友,武馆里有许多学员在练武,李 仲轩就小声对尚云祥说:―他们这样练不出功夫来吧?‖尚云祥很严厉地瞪了李仲轩一眼,离开 武馆后,尚云祥说:―这么一帮人一块练武,得真传的徒弟就混在里面。”李仲轩认为他们都没 正经练,问怎么看出来的,尚云祥说:―白天练拳,眼睛要有准星,形意拳总是一束一捉,食指 尖和小指根来回翻转,眼光不离食指、小指,全神贯注,这是白天练拳的方法。”李仲轩便省悟 到昼练夜练的截然不同,白日练眼晚上养眼,都是提神的方法,形意拳的关键在于神气。江苏11选5_[官网首页]不过 练拳的人喜欢看别人打拳,不见得在琢磨,如同写书法的人喜欢看别人写字,即便是看小孩写 字,见笔墨行在纸上,也觉得是一种享受。尚云祥就很喜欢看徒弟练拳,练好练坏无所谓,他 也不指点,看一会儿就觉得很高兴。他自己从不在人前练拳,却像京戏票友般,特别爱看人打 太极拳、八卦掌。对于八卦掌,他年轻时得过八卦名家程廷华的亲传,可是即便是个刚练八卦 的人,他也能一看就看上半天。尚云祥在一次看李仲轩练拳时,兴致很好,忽然说: ―其实俗话里就有练武的真诀。”他说武林里有句取笑形意、太极、八卦姿势的话,叫―太极 如摸鱼,八卦如推磨,形意如捉虾‖——说到这,尚云祥就笑起来了,说我有别的解释:“太极 如摸鱼,要如手探到水里般,慢慢而移,太极推手正如摸鱼般要用手―听‖,练拳时也要有水中 摸鱼的劲,有这么一点意念,就能练出功夫来了,八卦如推磨,除了向前推,还要推出向下的 碾劲,八卦掌一迈步要有两股劲,随时转化,明白了这两股劲的道理,就能理解八卦掌的招数 为何千变万化——”该说形意拳了,尚云祥却不说了。隔了几天又看李仲轩打拳,李仲轩当时 对古拳谱―消息全凭后脚蹬‖有了领会,正在揣摩全身整体发力的技巧,打拳频频发力,很是刚 猛,尚云祥打断他,说:―动手可以这样,练拳不是这样。”他说练形意拳时,要如捉虾般,出 手的时候很轻快,收手的时候,手上要带着―东西‖回来,这―轻出重收‖四字便是练拳的口诀, 有一次尚云祥看人练拳看得高兴,两手抱在额前,浑身左摇右晃,节奏上好像在跟着练拳的人一块比划。李仲轩就问他:―老师您在干嘛?”尚云祥答道:―练练熊形!‖形意拳有十二形, 从动物动作中象形取意而出的拳法,极为简练,一式也就一两个动作。在十二形外,还有一式 为―熊鹰合形‖。形意拳的所有招式都起源于它,但传授时往往最后才教,也往往只说将―老鹰俯 冲,狗熊人立”一俯一仰两种动态连贯,个别拳师还有独立的―熊形‖―鹰形‖,其架式与合演中 狗熊靠在树上蹭痒痒。”见李仲轩一脸诧异,又说:―你不是喜欢发力吗?功夫上了后背才能真发力,有人来袭,狗熊蹭痒痒般浑身一颤,对手就出去了(震倒了)。‖与唐维禄一样,尚云祥也 走的方向都不同,正好练―眼观六路”,而且视线打开了,心态也会随之开阔,尚云祥逛一圈繁华闹市,心情反而会很轻松。 尚云祥晚年名气已很大,比武来访的人非常多,有时想睡个午觉都不行。一次李仲轩跟随 尚云祥出门办事,路上,看到两三岁的孩子打闹,尚云祥就停下来看了半天,还蹲下来伸手逗 小孩,李仲轩催促他不要耽误时间,尚云祥起身说:―我练拳一生,还不如这俩小孩。”很让李 仲轩莫名其妙。办完事后,在回家的路上,尚云祥说:―古人讲,武者不祥。练武人太容易陷进 是非中,还不如不学武,就算学了,也最好一辈子默默无闻,有一分名气,便多一分烦恼。小 孩想打就打,打完就没事了,不是挺令人向往的吗?‖一拍李仲轩,说:―看来练拳就得晚上练, 让谁也不知道。 2.我所知道的尚式形意拳 我不是武术界人士,所知不博,无法用别种派系的形意拳比较出何为尚式,我只能提供我 所知道的尚云祥拳术。 1987年买过一本中华书店出版的《形意五行拳图说》,我也是从那一年开始练形意拳 的,当时是个初中小孩。教我练拳的老师名李仲轩,当时已71 岁,会点穴按摩。当时曾问李老 师是武当派还是少林派,他说是―尚云祥的形意拳‖。 李仲轩老师当时天天晚上为西单的一个商店看店,便把我带过去,在一片家用电器的空场 中练拳。白天练拳较少,只在星期天的中午到宜武公园里。其实每一次见面他几乎都不教我什 么新的,只是在一旁看着我练。我有时赌气地说:―你要再不教我,那跟我在家里一个人练又有 什么区别?‖他总是笑而不言。他后来对我说,现在的年轻人比他们那一代要娇嫩,至十六岁骨 骼仍未坚实,所以不要练得过勤,否则伤身。他那时说:―七八岁开始练童子功的,是学唱戏的。” 李老师说他十几岁时第一喜欢唱戏,第二喜欢练武。当时家在宁河,请了一位武师在家族的祠 堂里教拳。一次他练完拳后觉得浑身爽快,一高兴便唱起了京戏,结果遭到武师的痛骂。说练 武后连说话都不许,否则元气奔泻,人会早衰早亡的,更何况唱戏。那位武师名唐维禄,薛颠 刚当国术馆馆长时,对于有的挑战者因碍于辈份情面不好出手,有一两次是唐维禄代为比武的。 唐维禄以腿功著称.他最佩服的人就是师兄尚云祥。尚云祥传下的崩拳里有一个类似于龙形的 跳跃动作。一次唐维禄和尚云祥一块去看戏,时间晚了,俩人便抄没人的胡同走,好施展腿功。 唐维禄人高腿长,疾走在前,尚云祥身材矮胖,落后几步,以崩拳一跃就超了上来。唐维禄有 一个李存义传绐的药方叫―五行膏”,是比武受伤时救命用的,形意门中得此药方者不多。唐维 禄将那药方传给了李仲轩,让他受了自己的全部传承。但唐维禄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没有名头的乡野武师,为了让自己的徒弟能够深造,便请求尚云祥收他为徒。当时尚云祥年事已高,所收 的徒弟都有徒孙了,传承已有两三代,而他还未到20 可以,但李仲轩将来不要再收徒弟,否则我这门的年龄与辈份就乱了。李仲轩老师跟随尚云祥学艺的时间并不很长,是断断续续的两年。据他说在拳术未成时, 为谋生计去了上海,一直忙忙碌碌。尚云祥谢世后,渐渐的便与武林少了来往。他当年对我说, 之所以教我练拳,是觉得我学武的热忱不会持续多久,就先暂且教教。现今回想起来,他的晚 年极其落魄寂寞,可能只是想借着教小孩来给自己找点生活乐趣。我买的那本《形意拳五行图 说》的作者靳云亭也是尚云祥的学生。可李老师教的拳架和《形意拳五行图说》影印照片上的 姿势相差很大,主要是没有靳云亭表现出来的那种左右撑开,上下兜裹的横劲。他说先前唐维 禄教的也是这股横劲。唐维禄曾比喻:―如果和别人比试撞胳膊,他直着撞来,你在相撞的时候, 将胳膊转一下,他就会叫疼。‖这是个力学原理,因为这样一来,就不是相撞了,而是以一个抛 物线打在对手的胳膊上,学会了这个抛物线,浑身都是拳头。这种遍布周身的抛物线,便是形 意拳的横劲。对于这一点,靳云亭在照片上留下的影像可称典范,明眼人一看便知有功夫。五 行拳中横拳是最难学的,唐维禄让他从钻拳和蛇形中去体会,慢慢地横拳就会打了,进而对形 意拳肩、臀、肘、膝的近身打法也能领会了,再学习十二形不需指点便能知其精髓。高深武术 的学习肯定是有次第的,次第便是一通百通的途径。据唐维禄讲,薛颠平时以猴形来练功的, 动作之变幻达到匪夷所思的程度,手脚肩胯可以互换打法,这一奇技是练通了横劲才能有的。 由此可见横劲是深入形意拳系统的基础,也正如拳谱所言:―形意拳之母是五行,五行之母是一 且李仲轩老师向尚云祥学艺时,尚云祥第一要改的便是他身上的这股横劲,收敛了撑兜滚裹,只是简单的一进一退,手的一伸一缩。而且练拳时两个脚腕要180 度别扭地撇开,犹如将 人扎在口袋里,浑身使不出劲。只要一使劲便不由自主地摔倒,更无法拔背挺身。他跟尚云祥 学了一段时间后,浑身上下总觉得不顺,一举一动都变得困难,像小孩似地重新学走路,后来 慢慢地走路的姿势起了变化,和尚云祥很像,温温吞吞的非常散漫,此时行拳便有了一种空空 松松的自然感,对于《形意五行拳图说》与李仲轩老师所教拳架的不同问题,可能是尚云祥根 据每个学生的基础,纠偏扶正,所教的侧重点有别。 当时形意拳的五行拳、十二形拳都印了书,在武馆里公开传授,要个别秘传的是―熊鹰合形‖, 据说连五行拳也是脱胎于它,是形意拳最古老的架势。唐维禄教过他熊鹰合形,是一个擒拿动 作:双手运动幅度很大,学了很久也未得究竟。尚云祥便说要教他熊鹰合形,一示范他发现和 还要用躯干里面打劈拳。”李仲轩老师回忆当年学艺,对于尚云祥“要练功,不要练拳”的话印象最深。去上海谋生前向尚云祥告辞时,对尚云祥说怕以后忙起来没有时间练拳了,而且所住 的群居环境练拳多有不便。尚云祥嘱咐他:―你要学会在脑子里练拳,得闲时稍一比划,功夫就 上身了。” 李仲轩老师晚年一直靠给西单商店守夜谋生。在1998 冬天因为商店里煤炉漏气,从而煤气 中毒,一度全身瘫痪,口不能言,医院诊断是大脑萎缩。他那时被运回门头沟的老屋里待死, 然而四个月后竟然可以下床行走,语言和神志都恢复了清晰,只是从此体质明显地虚弱。但作 为一个82 岁的老人能有如此的恢复力,不能不是一个奇迹。他说这要感谢尚云祥、唐维禄两位 师父在年轻时给了他一个好的身体底子。他刚能下床时,我去看他。他告诉我,尚云祥的剑法 从不外露,其实造诣极深,有时以剑来教拳。因为练拳不开悟的话,练到一定程度就练不下去 了,尚云祥就让学生从剑法里找感悟。为了说明这一道理,李仲轩老师当时扶着桌子站立,让 我拿一根筷子刺他。不管我从任何方向刺去,他总能用他手里的筷子点在我的腕子上,后来忘 了他是病人,我刺札的动作越来越快,但不管有多快他还是能打中我的手腕,而且他的动作还 是慢慢的。我问他这以慢打快是什么缘故,他说这就是形意拳走中门、占中路的道理。 我向李仲轩老师学武术的时间只有一年,甚至连十二形尚未学会。以后正如他先前所料, 我对拳术的热忱不久便退了,以学习工作为借口而荒废了。我尽我所知介绍的尚云祥教授法, 其实只是尚式形意的片麟只爪。李仲轩老师今年已经85 岁了,不知何时便会谢世,我很希望他 能收下一个真正习武的学生,保留住尚式形意的一份武学遗产。 自2000年12 期发表了《我所知道的尚式形意》以来,收到读者来信与来电,我非习武之 人,对于许多武学上的问题无法回答,少年时教我形意拳的李仲轩老师又未在北京,我只能将 李仲轩老师当年对我讲的回忆下来,写一写我所耳闻的尚云祥,以飨读者。 先简要介绍一下李仲轩老师,他今年 85 岁,19 岁拜师尚云祥之前,随尚云祥的师弟唐维 禄在宁河学拳,唐维禄讲过尚云祥结识了八卦掌名家程庭华,程很赞赏尚云祥的天资,为了共 求武学真理,便将八卦掌的口诀传给了尚云祥,后来尚云祥将程派八卦掌传给了几个门人,程 派八卦就在尚门中有了隐秘的一支。尚云祥有脚裂砖石的绝技,日后又施展过几回,从此便落 下―铁脚佛‖的名号。但尚云祥对这个称呼很不喜,认为是―年轻时得的,只能吓唬吓唬外行。” 李仲轩拜尚云祥时,尚已是个老人了,慈眉善目非常平和,他先教站桩,名―浑元桩‖,就是两 脚平行站立,双手胸前一抱。李仲轩随唐维禄学过更为复杂吃劲的桩功.往往一站就一两个小 时,双手一抱就太过简单,以至于不知该在身体哪个部位吃劲。没料到在尚云祥面前站了一会 后,尚云祥说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话:―你抱过女人没有?”但是这句令人大窘的话,却使李仲轩隐隐约约有所感悟,浑身一松,尚云祥说:―对了。” 当时有许多形意拳师将五行、十二形的拳招拿来站桩,而尚云祥只让门人站―浑元桩‖,甚 至连形意拳最基本的桩法―三体式‖(就是劈拳的架势)都不让站,说过:―动静有别‖的话。李仲轩 在宁河时,青年里有一种游戏叫―踢地球‖,就是将一个铁球在脚底下搓着玩,像杂技一样,十 几个人围成一圈,传到谁,谁便来一段技巧。当时李仲轩也把铁球带到北京,一次尚云祥见到 他玩―踢地球‖,便说这游戏可以练身手,让他每天玩玩自有好处,然后又说可以将铁球握在手 中,在胸前划圆,眼神要跟上,能调周身气血。 李仲轩从此一手一个铁球(右手 18 斤,左手 17 斤),先开始只是觉得手上会多一把力气, 不料每次练完都觉得双腿柔腻腻的,不久后觉得两腿像双手一样敏感,整个躯体有种―通透感‖。 后来知道这种功夫是形章拳内功之一,叫―圈手‖,古传原本是空手的,只有尚云祥加上了两个 铁球。尚云祥还有一种训练叫―转七星‖,就是在院子中按照北斗七星的曲线,钉上七个木桩, 让人绕着桩子打拳,打什么拳他不管,就是让门人体会群斗时,四面八方来敌的处境,关键在 步法。至于绕这七个桩子该用什么步法,他也不管,甚至还说插桩子也可以不按照北斗七星, 随便什么形状都行。 ―转七星‖是形意拳自古就有的,李仲轩一次像练八卦掌似地将―七星‖转得又圆又平,尚云 祥就说:―练拳一惊一乍的不行。动手得一惊一乍。心里要有数。”尚云祥没有一招一式地教过 李仲轩程派八卦掌,因为拳路毕竟和形意不同,所以也不鼓励李仲轩学,但常说起八卦掌。尚 云祥说八卦就是教人―送‖,八卦像推磨,凡推过磨的人都知道,要想将谷物磨得细腻,直愣愣 地推肯定不行,手上的那股劲得把磨杆―送‖出去,送得―平、圆、悠、远‖,还要―送‖出一股向 下的碾劲,这股另有的劲叫做―留”。八卦掌便是有送有留,这不是靠站桩就能站出来的,所以 八卦门人不站桩,都是在运动中求―送、留”。 尚云祥以腿功著称,但是对于腿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训练,或者像他人想象的什么―运气 法‖,有脚裂砖石的奇能,是功到自然成。尚云祥教授腿击法时主要是传授―十字拐‖,一种正面 蹬踢的动作,还有就是燕形。尚式形意的燕形与别派不同,是一种腿击法,连环的侧踢,又名―二 起脚‖。有正有侧,尚云祥也就不多教了,除非门人有具体问题来问。李仲轩当年对于腿法的用 劲感到很困惑,总觉得腿一踢,浑身的劲便不―整‖了,而且觉得腿击除了富有隐蔽性外,速度 和灵活都比不上手.尚云祥回答:―腿击法是身法的发挥,所以练腿先练身。”尚云祥说他师弟 中,身法最好的是薛颠。当时武林中传说,薛颠有一次表演,抬了条长凳放在中央,打第一拳 时他在条凳的左边,打第二拳时他已到了条凳的右边,他是以极快的速度在瞬间钻过条凳的, 眼力稍差的人看不清他具体的动作。观者皆震惊,这形同鬼魅的身法.交手时根本令人无法招 架,有几个想跟他比武的人就退了。薛颠的身材有一米八几,气质文静,很像教书先生,是当 时支撑形意拳门庭的重要人物,继承师父李存义强调实战的作派,一生公开比武。由于李存义、薛颠两代实战的号召力,使得形意拳得到极大的推广,在大城市中印书公开传授。但由于公开 的只是招法,形意拳的口诀是要面授口传的,又由于人们比武求胜的心理,许多人学形意拳都 是在学格斗法,对于深一层的道理不求甚解。当时武林有―练形意拳招邪”的说法,因为许多练 形意拳的拳师,一上年纪,腿脚就不好,甚至短寿,还有年轻小伙子练了几个月形意拳,身体 亏损得很厉害,神经衰弱、肾虚各种毛病都出来了。有人便认为是招邪了,但念经符咒都没用, 身体仍一天天坏下去。李仲轩当年曾问是何原因,尚云祥解释:形意拳是内家拳,练的是精气 神,练功的时候应该把精气神含住,但很多拳师都在练打人,刚将精气神提起来,一发劲都发 出去了,还能不短命?不明白动静有别,身体当然出毛病。”还说过:―俗话讲‘太极十年不出 门,形意一年打死人,’学形意拳的都在学打死人,最终把自己打死了。”然后告诉李仲轩:打 太极要带点形意的充沛,打形意要带点太极的含蓄。 李仲轩老师讲过,形意拳的练法、打法、演法(表演)的口诀都是不一样的,但现在弄混乱 了,用打法去练功,用演法去比武,这是当年形意拳普传后留下的弊病,但按照旧的武林规矩, 许多东西又是不能公开的,所以是个左右为难的问题,有待后来的人去解决。李仲轩老师对尚 云祥的记忆是:尚云祥没有一般练武人身上逼人的气势,但双眼清亮,一举一动都显得悠然自 得,令人自然升起崇敬之心。这种特殊的气质,是因为他的拳法能涵养身心。 称形意拳为拳禅合一,大约是二十世纪十年代,形意拳进入大城市,叫响了这个说法。但形意拳遵循的是道家,想有进境,总要从「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上落实,禅是佛 家,怎么也有了关系? 我的体会是,不是拳学,而是教学。老辈的拳师,像薛颠,孙禄堂那样文武全才,功夫好 文采也好的,毕竟是少数,但一代代传人照样教出来,是什么道理? 因为学拳讲究悟性,不用给整套理论,给个话头,一句话就悟进去了,什么都能明白,这 一点与禅宗相似。禅宗有句话叫「三藏十二部,曹溪一句亡」,佛经有百万卷,但其中的意思六 祖惠能一句话就表达清楚了,这句话叫口诀。 比如我第一位师傅唐维禄,曾几次代薛颠比武,应该说精于技击。练拳并不等于比武,功 夫好相当于一个人有家产,比武相当于会不会投资,从功夫好到善比武,还得要一番苦悟。唐 师一天手里抬着东西,身边有人一个趔且,唐师没法用手扶他,情急之下,用胯拱了他一下, 那人没摔倒,唐师也悟了,从此比武得心应手。 薛颠是李存义事业的继承者,李存义去世后,薛颠就任国术馆馆长,国术馆有几位名宿不服气,算起来还是长辈,非要跟薛颠较量,薛颠只能推诿。因为只要一动手,不管输赢,国术 馆都将大乱。 这个死扣只能让第三者去解。唐维禄说:「薛颠的武功高我数倍,您能不能先打败我呢?」 与一名宿约定私下比武。唐师对这类争名的人很蔑视,穿着拖鞋去了,一招就分出了胜负,那 几位便不再闹了。光有功夫还不够,掌握了比武的窍门,方能有此效果。 我的第二位师傅尚云祥,是个所学非常杂的人,什么拳他一看就明白底细,瞒不住他,有 时用别的拳参照着讲解形意。照理说,如果得不到口诀,光看看架势,是明白不了的,但见了 尚师,就知道世上的确有能「偷拳」的人。当然,这是他有了形意的一门深入,悟出来了,所 以能触类旁通。 尚师一次跟我打趣:「什么叫练拳练出来了?就是自己能创拳了。你给我编个口诀听听。」 跟老辈人学,得连掏带挖,我虽然创不出来,但为了引他教我,也编了一个,关于形意蛇形的: 「背张腹紧,磨膝盖;浑身腱子,蹭劲走。」他对我的评语是:「一点小体会,不是大东西。」讲: 「你瞧程廷华编得多好,别人都说,打人如亲嘴,也就是穷追不舍的意思,他却说,练拳如亲 尚师解释,男女嘴一碰,立刻感觉不同,练拳光练劲不行,身心得起变化,这个「练拳如亲嘴」,把「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的大道理一下子就说通了。 尚云祥曾用形意拳口诀与程廷华交换八卦掌口诀,发现最精粹处是相通的,因为有这一段 因缘,照理,尚式形意与程派八卦的门人可以互称兄弟。 尚云祥向几个早期门人完整地教过程派八卦。我没有传承尚师的这一路武功,但他对我说 过,一般人练八卦,都容易把八卦练「贼」了。其实八卦掌是雄赳赳的,关键要从「双换掌」 这一招里练出来,因为这一招容易体会出「劲力周全」四字。 尚师讲,程廷华打八卦,劲力浑身鼓荡,感觉不到他在打,只感到他在动。大蟒蛇从头到 尾都蹭着劲,才能爬动得起来,这种威势,又怎是打一拳踹一脚所能比? 形意拳古传歌诀中有一句「硬退硬进无遮拦」,说的就是这种劲力周全的威势,不用抡膊打, 只要一动就有很大的冲撞力,对手困不住你也防不住你,「硬」字是「断然」之意。 也有「硬打硬进无遮拦」的说法,「打」字不准确,照字面理解就把形意拳说低级了,显得 蛮横,「硬」字也容易被误解成胳膊拳头硬,一边挨打一边进攻。「硬退硬进」就有道理,把「退」 字放在前头,因为形意拳看似刚猛,实则以「顾」法为根本。顾为退,能不被人降住,方能降 老辈拳师多居乡野,文化程度不高,所传承的古歌诀多字词粗陋,大致意思是不错的,但无法一个字一个字的揣摩,一定得常年跟随在他们身边,从身教上学。 10 他们也不太爱解释古传歌诀,只叫门人硬背下来去悟,但那些古歌诀不经点拨,是悟不出 来的。脱离开那些歌诀,他们不经意说的话,才是自己真正的体会,非常真切,往往比古传歌 诀还要好。可惜门人没有整理成文字的意识,产生出更鲜活的歌诀,只对古传歌诀宝贝不得了, 这是形意拳的「水土流失」。 当然他们说话,也往往用自己最熟悉的方言来讲。比如唐维禄,说打崩拳要「抽筋」。我是 他徒弟,我明白,别人就难懂了,没法传播。像尚云祥这样能在形意拳中开了尚式一派,首先 表明他注重实际,不为古传歌诀所约束。 其实古传歌诀是怎么来的?也不是先有歌诀,而是根据实际来的。学拳之悟,不是悟古歌 诀,也不是悟老师的口诀,而是借着歌诀口诀,有了契机,悟出产生歌诀的东西。 把握住了根本,自己编两句口诀又算什么难事,大海中溅起点水花而已。所以尚云祥说, 能创拳的人才是练出来的人——-这不是玩笑话。 再举一个读者亲自就可以印证的例子,明白了要劲力周全,功夫用双换掌能练出来,用蛇 形也能练出来。「只动不打」是程派八卦的练功口诀,「硬退硬进无遮拦」是形意的古歌诀,尚 云祥还有「练拳要学瞎子走路」的窍门,说瞎子走路身子前后都提着小心,从头到脚都有反应, 练拳不是练拳头,而是全身敏感——–千说万说,都是一个道理,就看作徒弟的能应上哪句话的 口味。 以上对「拳禅合一」举了点例子,不成条理,只望能稍稍说明。另,在武魂发表文章以来, 受武术爱好者的来信来访,有殷切者也有强求者,我没有武术班也不为图虚名,年老昏沉,无 力授徒,还望见諒。 我当年拜师尚云祥,是以「学成后不收徒」为先决条件的,就让我这一支衰落下去吧。但 尚师的拳法不能衰,请諒解我目前只选择以文会友的方式吧。 在上一期武魂上以尚式形意解「拳禅合一」,犹有未尽,此次以桩功举例。旧时候学武,总是讲拳的多,说功的少。学到拳的是学生,学到功的是徒弟。学到形意的桩功很难,不愿意传, 让你一站,说点「放松」一类的话,就不管了。 比如站浑元桩,都知道两眼不是平视,要微微上瞟,但瞟什么?瞟来作什么?能回答出这 两个问题,才是李存义的徒弟,否则他老人家开国术馆,一班一班教的学生很多。 按照李存义的桩法,小脑、肾、性腺都得到开发。所谓「形意一年打死人」,不是说招法厉 害,是说形意能令人短期内由弱变强,精力无穷,是体能厉害。 还有一点,叫「传徒先传药」。武家是有药方的,有练功的有救命的,自称是某某的徒弟, 11 先得拿出几张药方。唐维禄便有李存义传的「五行丹」作凭证,此药化为膏质是一种用法,化 为丹质又是一种用法。 收徒弟得有用。我所接触的李存义的几个徒弟,都不是严格意义上光大师门的人.唐维禄由 于后天条件局限,还有性格使然,他可以暗中帮助师兄弟,自己却不是独领风骚的栋梁;尚云 祥有自己的路要走,在李存义的教法上别出新意,所传不是李存义的原样;可以说薛颠是李存 义教出来的最「有用」的徒弟,坐镇国术馆,广传形意拳,可惜由于特殊缘故(以后另写文讲述), 不用老师的名号。 得到一个徒弟很难,总是这有缺点那有遗憾,但要真得到一个好的,门庭立刻就能兴盛起 来。有的时候师徒感情太好了,也不行。规矩越大越能教出徒弟来,人跟人关系一密切,就缺 乏一教一学的那种刺激性了。拳不是讲的,要靠刺激,少了这份敏感,就什么都教不出来了。 所谓「练武半辈子,一句话教给徒弟」,并没有一句固定的话,指不定那句话刺激到他,一 下就明白了,这就是禅吧?我从唐维禄门下转投尚云祥,并不是唐师没本事教我,是我跟他太 好了。我算富家子弟,容易骄狂懈怠,离开家一个人到北京来找尚云祥,心情使然,就能学进 东西了。 尚云祥有为师之道,教徒弟跟钓鱼似的。咬不上他的钩,他就嘻嘻哈哈,一点都不解释, 令人着急;咬上了他的钩,他就狠劲一拽,一句话说透。我一直很感谢唐师的安排。老辈武师 就是这样,一旦认你作了徒弟,就只为你好,非常无私。 我到了北京后,唐师还总来看我。他不坐火车,都是从宁河一晚上走来的,这份师恩太厚 了。唐师腿功好,孙禄堂腿功好,由于两人名字都有「禄」字,一度被称为「二禄」。最终孙禄 堂成名成家,唐维禄被世人遗忘,但孙禄堂的门下应该记得这一说法。 孙禄堂的腿功,是新闻事件。他和一位要人坐敞篷汽车,逆风而行,车速很快。那人头上 戴着巴拿马草帽,被风吹走。孙禄堂跳下车追到草帽后再追汽车,司机还没意识到有人跳车, 他就已经回到车上——–此事当时有几家报纸报导。

暂无简介

文档格式:
.doc
文档页数:
80页
文档大小:
357.0K
文档热度:
文档分类:
生活休闲 --  武术
文档标签:
形意 述真

更多>> 相关文档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